陳S ir揚言(第12 78期)
  從不拒絕變化,從不拒絕多元,才有今天自在的廣州。
  一份“廣東微生活白皮書”稱,經常上微博的老廣集中在80後、90後,他們在微博上討論最熱門的詞彙是旅游、購物和美食。前100名的熱門詞彙中,沒有“粵劇”;同時,“川菜”的熱度也比“粵菜”要高;聯繫到具體的美食排行,粵菜中居首的腸粉,遠低於“壽司”。這個、這個,正常嗎?
  我是傾向於相信這份白皮書的,至少在很大程度上反映了一種真實。青年老廣和中老年老廣的生活方式呈現出更加多元和精彩的趨勢。所謂中老年的老廣,基本上是在廣州生活了幾十年,無論是飲食偏好、娛樂方式還是生活價值觀,基本上是偏向傳統和固守,而所謂青年老廣本身的來源就很複雜,有的是父母這一輩才“移民”到廣州的,有的可能是上大學後才到廣州的。有的甚至是讀完大學再到廣州打拼的。而土生土長的老廣州的後代因為交往生活方式甚至飲食口味也隨之發生了變化,這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所以我不以為新老廣愛壽司勝過愛腸粉有什麼出人意料的地方。
  至於粵劇,對不起,哪怕是土生土長的老廣估計愛的人也不會太多。不要說80後老廣微博前100名的熱門詞彙中沒有“粵劇”,估計70後的老廣,前百名熱門詞彙中也不會有粵劇。而粵菜呢,這個就複雜了,現在很多新派的粵菜都越來越沒有粵菜的味道,而一般人出去吃飯,也很少說去吃粵菜,哪怕吃的就是粵菜,因為家常,所以見怪不怪。而去吃川菜,去吃湘菜則是有個叫的名堂,粵菜在青年老廣的話題中消隱也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哪怕是中老年老廣出去吃飯也僅僅是說,阿乜,出去食飯啰,哪有人說,出去吃粵菜啰?
  上世紀80年代初期我剛當記者的時候,廣州人口官方的口徑是250萬,而現在廣州的人口已經接近兩千萬。所謂青年“老廣”實際上只是個表明生活在廣州的標簽而已,與口味和生活方式的關聯已經不大。但是這並不意味著廣州人的生活方式就失去了魅力。我在一個天南地北的知青群里聊天,居然發現一個年紀已經不輕的新廣州人,說起煲湯頭頭是道,所謂廣東媳婦半個醫生,她是完全及格的。你說她是廣州人吧她又不會講廣州話,你說她不是廣州人吧,煲湯怎麼和廣州人一樣精通?你中有我我中有你,這才是包容。包容不是誰把誰融掉。只要住在廣州,想要做到“我還是原來的我”是一件很難的事情。
  從這個角度看,所謂分析老廣偏好是極不靠譜的。熱門詞“川菜”的熱度也比“粵菜”要高並不意味著在廣州每天吃川菜的人比每天吃粵菜的人多,腸粉被提及的次數少過壽司,也不等於廣州人天天棄腸粉改吃壽司當早餐。儘管與30年前相比,廣州城裡頭吃壽司和川菜的人的確是多了起來。不管是從城市文化的角度看還是從城市生活方式的角度看,多樣性肯定勝過單一性,但是從城市文化傳統的傳承弘揚角度看,堅守卻是必要。這是廣州和深圳的根本區別。從多樣性的角度看,深圳顯然勝過廣州,但是無論從城市的歷史還是城市的文化生存現狀看,廣州顯然又比深圳多了許多魅力,少了幾分浮躁。廣州是一個比深圳更加自在的城市。自在是廣州城市的氣質,而氣質源於養成,養成則無疑需要傳統的浸潤。
  其實所謂傳統的廣州也是一個兼收並蓄好嘢自然受歡迎的廣州。聞名遐邇的廣東音樂早在上世紀30年代就在樂隊中大膽引進了薩克斯管小提琴大提琴等西洋樂器,在當時這也是頗遭非議的事情,so w hat?從不拒絕變化,從不拒絕多元,才有今天自在的廣州。  (原標題:兼收並蓄真廣州)
創作者介紹

goro

sy79syqul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