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學瑞對小鳥照顧得非常細緻
  據合肥晚報報道,在過去,養鳥遛鳥被人稱為下三流做的事,新中國成立以後特別是改革開放之後,養鳥逗鳥逐漸成為提升生活品質的一種方式。今年71歲的王學瑞老人是改革開放以後合肥市的第一批養鳥人之一,30多年的養“畫眉”經驗,讓他在合肥市養畫眉鳥的圈子裡名氣很大,人稱“畫眉王”。然而他說,放生更是養鳥人最好的愛鳥方式,30多年裡,他所放生的畫眉鳥多達幾十隻。
  回憶改革開放後愛上養鳥
  王學瑞從小就喜歡養鳥,但養畫眉鳥還是在1979年。當時他是合肥一所中學的老師,在一次與安徽大學生物系老師互動交流的過程中,他瞭解到一些鳥類的基本情況,特別是聽了有關畫眉鳥的習性、叫聲、喂養等知識的介紹後,使他對畫眉鳥產生了好奇,進而逐步有了濃厚的興趣,於是他就到包河公園內的鳥市,買了兩隻畫眉鳥玩了起來。自那以後,他就開始了養畫眉鳥的生涯,並一發不可收拾。
  “過去的時候,養鳥的有兩種人,一種是達官貴族,一種是青紅幫下三流,一般的人養鳥就會顯得流里流氣,所以在舊社會,養鳥這種事情在普通老百姓的心目中不是什麼好事情,在市場上也買不到鳥。”王學瑞老人說,改革開放之後,人的思想隨著社會的變化也發生了很大的改變,養鳥逐漸成為市民陶冶情操、提升生活品質的事情,所以他也成為改革開放之後合肥市的第一批養鳥人之一。“改革開放後的那兩年,合肥市一下子就有二三百人養鳥,大家也經常把鳥帶出來比賽,交流養鳥心得。”
  王學瑞向記者回憶,30年前的合肥還沒有真正的賣鳥市場,只有含山路與長江路交口一帶,有一些外地人在此賣鳥,王學瑞經常到這裡看看鳥,逗鳥。
  榮譽獲得優鳥比賽第一名
  讓王學瑞在養鳥生涯里最為得意的事情就是1987年的“優鳥”比賽,在這次的比賽中,王學瑞養的畫眉鳥獲得了第一名,這讓王學瑞對養畫眉鳥的精力更加投入。
  說起20多年前的這次比賽場景,王學瑞還歷歷在目。“當時合肥比較小,大家伙都喜歡提著鳥籠到包河公園的樹林里轉悠遛鳥,比賽也是在這個地方,因為幾乎合肥所有養鳥人都會來這裡,所以在這裡舉行比賽,參與的養鳥人就會空前的多。”王學瑞告訴記者,1987年10月,合肥市舉辦首屆文化節,“優鳥”比賽也是這次文化節當中的一個重要項目。
  “比賽要求畫眉鳥的姿勢要好看,叫聲要洪亮好聽,畫眉鳥不准向下蹦,比賽要經過預賽、複賽和決賽三次,養鳥的人把鳥籠子往包河公園樹林里一掛,評委觀眾全都圍過來看,我養的畫眉鳥經過幾輪比賽篩選下來,全都符合條件,最終獲得了第一名。”當著記者的面,王學瑞把20多年前得到的榮譽證書和花瓶都拿了出來,從這本泛黃的榮譽證書里,記者也看到了王學瑞二三十年對畫眉鳥的深厚感情。榮獲第一名,這不僅讓他在合肥的養鳥圈子裡出了名,也因此改變了他的人生軌跡,後來他被調到街道從事文化工作,以後又被調到區老齡委工作,直到退休。
  心得愛鳥不是關它一輩子
  最初養畫眉鳥,王學瑞也不是太懂,主要根據別人傳授的經驗,來飼養畫眉鳥,後來在飼養的過程中,覺得需要借助書本的知識來充實自己,於是他買了有關書籍豐富自己的養鳥知識,提升養鳥的技能,在畫眉鳥養了好幾年後,他終於摸索出了鳥的一些門道及基本規律,也對全國畫眉鳥的分佈、習性及馴養情況有了瞭解。在長期的馴養中,王老師又總結出了一些規律。
  “畫眉鳥都是山裡的,自由自在慣了,剛被人飼養的時候不習慣,脾氣暴躁,不太好養。”王學瑞告訴記者,性格太烈、自己頭撞籠子的畫眉鳥不能養,鳥頭老是昂起來的畫眉鳥也不能養,不洗澡、叫得不好聽、站不穩、咬尾巴的畫眉鳥都不能養,如果遇到這樣的畫眉鳥,王學瑞就會主動將畫眉鳥放生。
  30多年來,從王學瑞手中親自放生的畫眉鳥就多達幾十隻,“一隻畫眉鳥一般我養4年左右,就給它放生,回歸大自然,我覺得養鳥人雖然愛鳥,但是放生更是養鳥人最大的愛鳥方式。”
  現在,王學瑞不僅自己養鳥,而且還帶動一批老同志養鳥、早鍛煉。每天早上大家聚在一起鍛煉,很多鳥兒也聚在一起,鳥兒們叫得格外歡快,置身其中,享受人與自然、人與鳥兒之間的和諧。(張祥 郎章正 鄭靜 劉洋 高勇)
  養鳥小竅門
  畫眉鳥都是山裡的,自由自在慣了,剛被人飼養的時候不習慣,脾氣暴躁,不太好養。
  性格太烈、自己頭撞籠子的畫眉鳥不能養,鳥頭老是昂起來的畫眉鳥也不能養,不洗澡、叫得不好聽、站不穩、咬尾巴的畫眉鳥都不能養,如果遇到這樣的畫眉鳥,最好將其放生。  (原標題:放生是愛鳥人最好的表達(圖))
創作者介紹

goro

sy79syqul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